【亚特兰*斯战记】第十六集(1/10)

作品:《亚特兰*斯战记

第十六集族领域

容简介:

打着“探查沦陷的圣华隆帝国北方消息”旗帜躲避女人债的瑞格,心惊胆战的族占领区,前所见却是──真实《神世纪》?

必须获得“居民分”才能共享网讯息的瑞格,居然广受族尊敬??瑞格要如何证明自己的清白?遭到变仍冲至南岸、生命垂危的女骑士,又会透什麽消息呢?

唐娜。丽诺比丽(Donnaenobla):本名唐娜。金,圣华隆帝国皇家骑士团女骑士,化后变成神族,是变后个冲域向人类报信的英勇女

赫卡忒(Hecate):族领域的神秘存在,有着数百个不同类型的分,有时是机械傀儡,有时足人形偶,真实份令人匪夷所思。

瑞格。安帕:柯心装置加持的小法师,为国际势力节扣抢夺的准天阶,不知不觉地陷人复杂的战争漩涡。

迪维拉奇:肤黝黑、个大的游诗人,一直跟随在瑞格边纪录英雄事迹。



圣华隆帝国的西南原上面住着人数众多的民,他们崇拜雪山与湖泊,将最大的雪山称之为“圣山”,在圣山脚建立巍峨的庙宇,叫“圣庙”。由圣山上化的雪所形成的浩瀚大江,被他们称之为“圣江”。

圣江源远淌过广阔的土地和山脉,横穿整个圣华隆的国土,将这个庞大的国家一分为二,最后合在帝国最东面的大海之中。关于这条大江的传说与故事,在东莱大陆上数不胜数。

最辉煌的传说,就是圣江是人类的发源地。在大华帝国建立之前,人类居住在圣江之南的江湖地区,圣江以北全是兽人与异族的领地,而西南的蝎尾地区则是灵森林,东南的群山则是矮人帝国。

大约一千年前,圣华荣率领他的人类大军,正式渡过这条大江,开始人类帝国崛起的圣战。他驱逐兽人与异族,占领土地沃的北方平原,夺得最为富裕的牧场和草原。有了战之后,建立传千年的骑士制度。凭借无数英勇的人类骑士,兽人与异族们才节节败退,最后躲避到常年都是冰天雪地的北彻大陆之上。

大华帝国的历史,甚至可以说整个人类主宰亚特兰提斯的历史,都是从那一刻开始的。在千年后的今天,圣江以南的河岸上再次云集数不胜数的人类大军,密集的军营连绵至群山的脚,簇拥的人黑压压的望也望不到边。民夫们运粮草的车队从四面八方向这里汇集,铁匠们架上火炉,日夜不停地锻造着武

人类又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。圣江以北的所有土地全族占领,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,让亚特兰提斯每一个人类都从惊慌的冰寒。

族啊!那个在《圣经》之中,被誉为有着毁天灭地实力的邪恶族。传说中被诸神关地狱里的邪恶族,居然在千年之后又现在亚特兰提斯,而且似乎是在一夜之间,就让圣华隆这样庞大帝国的北六省尽数沦陷,两百万人类大军彻底覆灭,真的是让人觉得是在梦一样。

所有人类都清楚,族的望与野心是没有尽的。所有人都相信族唯一目的就是占领整个亚特兰提斯,将所有人类变成他们的隶。

教会这么说、帝国这么说、政府与官员也这么说,甚至连窜在民间的艺人与游诗人都这么说。当然,迪维拉奇那个冒牌的家伙除外。

“我觉得南岸现在这么剑弩张、草木皆兵的,有夸张吧?哪有族啊?一个都没有看到好不好?”

迪维拉奇趴在草丛里,着一窝草向着宽阔的大江对岸极力远眺,望得睛都酸痛了,却是一族的都没有看到,黑炭不由得大失所望。

“四十八支斥候啊!连日来向北岸派四十八支斥侦察队,不但全是军中锐,其中不泛中阶甚至阶的法师,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回来。只要过了河的,全打狗有去无回。”

瑞格坐在草地上面,看着对面空旷的河岸若有所思。圣江南岸现在已经云集数十万的圣华隆军队、十数万的各个小国联军、上百万的民夫与工匠,这片最适合大军登陆的著名河岸,基本上已经变成一座兵城。

可是面对人类军队这样大规模的集中,占领圣华隆帝国北方六省的族,始终像是笼罩在云雾里。南岸派去的侦察队没有一支回来,用任何大型探测法也看不到北岸半况。

面对南岸集结的大军,族不但没有派军队前来圣江北岸布防,甚至连探都没有派过来一只。

这些族难真的像《圣经》所说的那样嚣张跋扈,一都不将这百万大军放在里?

想想也是,两百万大军都在他们的攻击中烟消云散了,族怎么会将南岸战斗力远逊北军的百万军队放在里?

“他们不是族,绝对不是!”

大人的声音在瑞格的脑海里回响,小氓很是痛苦地,在心里面叹息:“萨勒,他们是不是族,你跟我说没用啊!虽然逃来的难民很少,但毕竟也是有的。他们都证实了,那就是族,和《圣经》上描述的族一模一样。好吧,就算编《圣经》的椰苏也没见过族,但那颗心三十六号总见过的吧?再说《神世纪》那款法镜游戏里的族形象,你也没说不像族啊!”

“真的是族就会被我觉到,不他在亚特兰提斯的哪一块大陆!”珠大人老话重提。

氓觉得自己的更痛了,:“萨勒,我比你更希望他们不是族。但是几千年过去了,族既然重新现在亚特兰提斯,你就不允许他们有步?

还以几千年前的光看他们?理说,要是族连穿梭时空这难度法都掌握了,那将上的族气息改变或者化,让你老人家觉不到,也是理所当然的啊!连那伙超阶与神域都无法侦测到北岸半况,派去的斥候与侦察队伍,每一支都是石沉大海。萨勒大人您是伟大睿智的心,但不要这么老顽固好不好?“

是的,瑞格早就接受族突然侵或者说是重返亚特兰提斯这个事实,甚至还和黑炭这个想象力特别丰富的游诗人一起推测,这些族是在神战争中,由于神族同归于尽的某法术,被放到某个异世界中。经过上千年的钻研,族终于掌握到回到亚特兰提斯的办法,所以这些二军迫不及待地杀回来重起炉灶,要抢亚特兰提斯老大的位置了。

穿越啊!一直对穿越传奇很是憧憬的游诗人还很郁闷地抱怨过,为啥不是单穿哩!据黑炭说,群穿的销量一般都很惨淡,因为读者大人没有代啊!

瑞格和迪维拉奇推论来的这个论调也是最被南岸大军接受的。毕竟这是唯一可以解释这些族为什么从天而降,而且前去侦察的斥候全军覆灭的原因。

所以这些天来,那些超阶啊、神域啊、国王啊、贵族啊、将军啊什么的,看向柏拉图神奇小法师的神,也就更加善意和讨好,这让小氓肤浅的虚荣心满足了一把。

迪维拉奇从后拽一艘树枝搭成的木筏,一边向河里推去,还一边忧心忡忡地:“瑞格,真的就我们两个人浮过去侦探敌啊?为什么不把科娜迷、奥德丽或者苏珊副院她们叫上一、两个?她们的战斗力比我们得多吧?”

“我也想啊!但是这样的丰功伟绩,将来你在记录历史时,写上亚特兰提斯最杰的英雄和天才摸族领地、刺测军时,也不忘带上,这不是很容易让人误会成的吗?所以我还是决定忍痛割、自力更生了!”小氓一脸正气凛然地回答

迪维拉奇两立即望向灰白的天空,恍然大悟般地:“原来是这样啊!我还以为是某个多,这段时间被他招惹的一大堆女人夹在中间,都快被折腾疯了呢!所以才自告奋勇地接受打探族虚实的任务,来找清净呢!原来全是我看错了啊!”

“当然是你看错了!最近伙孬,光吃馒没有,你营养严重不良,现幻听幻视是可以理解的!”小氓一脸正气地

黑炭已经将枝叶茂盛的木筏推中,然后上去,将自己藏那一大片树枝当中,向着瑞格招了招手。

上木筏,然后心有余悸地看了后面一,不等黑炭说话,主动拿起一树枝划了起来。

虽然在黑炭面前死撑,但是小氓自己却是惶恐不安的。昨天晚上真的是很惊险啊!自己偷偷摸摸钻塔绮丝大公夫人帐篷里面,却不知怎么被奥德丽那个可恶的家伙发现了,蓝发女法师竟然纠集苏珊和科娜迷一起来捉

还好自己机警,从帐篷面逃去,迎看到的却是英木兰拿着寒光闪闪的宝剑。真的是九死一生啊!被英木兰举着剑一路追杀,小氓千辛万苦逃回自己的帐篷,却发现里面有两只蓝汪汪的妖正和白晃晃的卡娜对峙。

当时小氓心里只剩一个念:这日没法过了!

所以天一亮,小氓很脆地找上李尔王和斯范这两位南岸最掌舵的超阶法师,主动请缨前往北岸侦察,让两位超阶法师动得泪盈眶,顺便被骗走一大袋的极品晶石和法卷轴。

一踏上木筏,瑞格才觉得自己逃生天。女人发疯是很可怕的事,特别是一群悍的女人发起疯来,简直就是要人命的!

当然,小氓之所以愿意自告奋勇地渡江侦察,也不全是为了躲避一群争风吃醋的雌——不仅仅是因为女人,主要是小氓也想为珠大人证实一,河对面的到底是不是族?

因为族不但大的法,还会飞翔,所以为了安全起见,瑞格和迪维拉奇选择最谨慎的渡江方式,那就是木筏。

同时为了迷惑对方,斯范大法师还命令在同一时间,向圣江里推数以百计同样用树木扎成的木筏以混淆视听。

如同空空的北岸毫不设防一样,斯范大法师心设置的木筏大阵,也没有引起对岸任何的风草动。

瑞格和迪维拉奇淌着一爬上北岸的土地时,两个人面面相觑,都觉有些小题大。早知就直接从师划艘小船过来,也用不着浑泡得滴滴的啊。

收拾好衣服之后,瑞格两人小心翼翼地向前潜行。走一大段路后,却发现极目所至到都是空无人烟。两人胆渐渐大了,也就放开步伐正常行走起来。

“真的不对啊!人没有一个,连鸟都没有一只。庄稼都熟在地里面没人收割,果实掉在地上也没有拾捡。难族从异界穿越回来后,已经不用吃亚特兰提斯的了吗?”

看着路边大片成熟的稻田与果林,瑞格疑惑地问:“北方六省逃过圣河的居民只是占一小分的,其他人呢?族就算不用吃饭,人也不用吃?滞留在北方的人类至少也有几千万吧?难族将他们全杀了?”

族不会这么丧心病狂吧?就算这里的居民全逃光了,但连动与鸟类都没有半只,这不正常吧?”黑炭也一脸不解:“要不然我们回去好了?”

“开什么玩笑,继续走。”瑞格瞪大睛,南岸大军正翘首以待自己打探的报。

就这么回去,那还不得丢死人?

再说为了这次侦察,那些超阶们可是足本钱,光是能远距离逃生的瞬间传送法卷轴都有好几捆,更别说别的东西了,怎么也得让那群老家伙觉得值回票价啊。

瑞格与迪维拉奇小心翼翼地沿着大路一直前行,但一直走到最近的一座小镇里,看到的同样是空无人烟、鸟兽绝迹。除了植,竟然看不到任何一个别的活

“萨勒大人,你有什么看法?”看到这样诡异的场景,小氓胆再大也有些惴惴不安,他在心里小声地问

大人沉默了一才回答:“不清楚,想要分析至少得找到一个活的对象。”

“照这模样来看,这里不像是沦陷,而是被主动放弃了吧?”瑞格自言自语

“资料不足,无法分析!”珠大人简短地应了一就不再声。

倒是黑炭听到瑞格的自言自语,摇了摇:“主动放弃也不对。你看这些住家,连门都没有关上,还有许多人的灶台上,甚至有煮好却没来得及吃的饭菜。逃难的人不会慌张到连粮和钱财都不带走吧?那他们到南岸去吃什么?”

“继续走,一直到看见活的东西为止!”小氓微一思索,终于定决心。

太过于反常,不调查清楚实在难以回去向那些被他敲诈的超阶法师们代。当然前提是安全,小氓对圣华隆帝国没有什么以相报的

照小镇里的诡异景推算,瑞格与迪维拉奇甚至以为也许走上几天都看不到一个活的动,不料却在半天后看到目标。

那也是一座小镇,同样空无一人。但是在小镇的街上游弋着一只足有一人来大生,生四只脚和两只大的螯臂,模样像是一只被放大无数倍的螃蟹。

“机械傀儡!”甚至不用珠大人提醒,瑞格就倒凉气。

这只怪上简陋的蒙和外着带着齿的机械,简直比任何一法戏里的还要糙到惨不忍睹!

但这无疑是一只真正的机械傀儡,不是艺术法师们变化来的幻影,也不是拍法戏时制造来,用绳索牵引着行动的

它在小镇的街上自如地走来走去,像是在巡逻一般。尖锐的利足敲击在青石板上,发阵阵清脆的响声。

“没有法阵在运作,也没有晶石在消耗!”看着那只大的怪,迪维拉奇骇然:“它是怎么动起来的?”

瑞格也仔细地端详着那只怪。虽然距离遥远,但以他的目力仍然看得来,这只怪上确实没有雕刻法阵,而且珠大人很肯定地说了,这只怪上没有任何的法波动。

脑海中灵光一闪,瑞格突然:“是不是那些地来的?”

“这倒是很有可能,不过看它上的蒙和那些肢节,应该是才造来不久的吧?难族一起从异世界穿越回来的还有地?”迪维拉奇脸顿时大变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圣华隆北方几个省转间全沦陷、数百万大军烟消云散就说得通了。再厉害的血之躯也敌不过这些纯粹是机械在运作的傀儡军团啊!”

“不怎么说,先拍来让他们看一吧!”瑞格掏一块幽灵晶,准备对这只怪法摄录。

谁知他刚启动晶,那只螃蟹一样的怪立即察觉到了,转过来向两个人藏的地方发一声嘶叫,然后四只利足急促敲击,接着从小镇街两旁的房屋里面,又七、八只相同的怪,齐齐向着两人奔过来。

發鈽444.cом

4V4v.ō

“这些家伙有法侦测装置!”

迪维拉奇抢过瑞格手上的幽灵晶,扬手远远地抛去,然而那些怪没有像意料中的顺着晶追过去,仍然向两人藏的地方狂猛奔袭。

“跑吧!”黑炭对着瑞格急切地,小氓却是摇了摇,然后站起来。

看着那几只大的机械怪越奔越近,距离只有十几公尺远时,瑞格的手一挥,那条青石板铺成的路突然变成一片沙似的柔质。

这几只怪猝不及防之,它们的利足全去,然后一瞬间青石板又恢复正常,怪们却已经被活生生地嵌镶在石板中。

然而小氓还没来得及得意,怪们便挥动像钳般的螯足,将困住它们的青石板轰击得粉碎。粉尘飞扬中,几只怪翻开石爬来,直直地向着小氓冲去。

“冰冻术!”瑞格见状,立即又掰断一法卷轴,心却委实有些心痛。这些全都是钱啊!

大片的蓝光雾闪过,几只怪已经被冻成冰雕,迪维拉奇不由得啧啧赞叹:“瑞格,你也太夸张了吧?就这么几只机械傀儡,你居然先使用沙术,现在又使用冰冻术。这个可是苏珊副院给你的法卷轴啊!法卷轴里的法使用消耗是正常使用法时的三到五倍啊!你小真够败家的!”

已经是个法师的小氓,虽然对这个份的远不如当那么大,但听到黑炭这番话,总是要维护法师的尊严。他哼了一声:“这个地方有古怪,好象对法有什么影响一样。”

这话他倒是没有讲。刚才珠大人提醒他了,离开河岸后,好象四周多了一些法元素的东西,是什么,珠大人还没分析来。

“古怪?”迪维拉奇怔了一,微微侧了一,脸上的神也变得怪异:“是有古怪,你不说我都没有发现呢!”

氓瞟了这个黑炭,故意问:“你也发现了,有什么奇怪啊?”

法元素好象受到什么东西扰,怪不得动们都逃光了,看来这附近有可怕的东西!”迪维拉奇喃喃自语

本章尚未完结,请一页继续阅读----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