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呸!你不要脸】完(1/10)

作品:《呸!你不要脸

作者:狼太郎

28/11/13

字数:23,984字

【呸!你不要脸】

之所以要用这一句话题目,是因为这是我老婆给我的评价。那天晚上我要

求她给我个「」。老婆大怒,抬手给了我一掌,打在我到她嘴边的

上。我痛的捂着在床上直。老婆说:「我是女吗?我是女吗?你的

样怎么这么多!又是换位,又是,又是搞儿,现在又来这个!我要

是答应了,你明天是不是还要带个女的来3P啊!告诉你,老娘今天不了!要

,别的一概没有。你!」

别人说我的老婆的确是女,当然她决不肯承认。在认识我之前她曾经在

KTV过小,后来从良了。她一咬定那会儿从没过台。直到现在我都是和

她唯一那个过的男人,只不过她从小运动,在上育课的时候把破了。

你们猜我信不信?我当然相信!我老婆可是个诚实的女人,我次和她上

床她还羞羞答答的呢。我把里的时候她还呲牙咧嘴的,这不是

的表现是什么?

当然今天要讲的不是我的老婆,所以只是拿她来个开场,大家也不要嫌我

啰嗦,我要说的是我的邻居,这次可不是编故事,完全是真实的。

***  ***  ***

我家住在902室,所以我有两个邻居,分别是9和903,当然严格的来说904

也可以说是我的邻居,毕竟用的是一电梯。

903住的是小两,男的叫文,在税务门工作,据说他的爷爷是位红军

老革命,当过不小的官,背景非常。他爸爸是级的,不过是在外地。

是个不喜应酬的人,平时一个人呆在家里。他喜喝酒,有时候会

拿了酒到我家里来,我们一起聊聊天,。我也是静的人,两人倒也聊得

来。

他的老婆在电视台工作,是主播。主持一档财经类的节目,叫琴,全名我就

不说了吧,反正是市台的,说了大家也未必知。她原来是幼儿园的教师,后来

才调到电视台的。人的很漂亮,也非常有气质。即便是如此,听说和文结婚

还是遭到了不小的反对,她的婆婆嫌她小,对她不是很满意。

琴是个儿活的人,很会来事儿,两家的关系因此相的很不错。我老婆

和她的关系尤其好,两人一到一起就谈论化妆品和衣服,不厌其烦乐此不疲。

琴是个名牌的忠实追随者,她的包几乎全是LV的,每天换一款,保证两个月

不重样的。我老婆对此也是羡慕不已。我有时候和她开玩笑说:「你脆开个

品店好了,那时候你再换包,我老婆也不会再跟我唠叨了。」她就冲我笑,说

「不如你开吧!到时候我也可以沾沾光,天天换款式。」

小夫妻还算恩,刚结婚那会儿,有时候文到我家喝酒,琴一回家就跑过

来叫他回去。文说等会儿再回,她就站在那不走,摇着。那样实在

是又可又诱人。

后来文跟我说她胆特小,特别怕黑,连自己房间开灯都不敢。后来我

就叫她「小鬼」。既有嘲笑她胆小的意思,又有拿鬼吓唬她的意思。她听了就

会脸红一,有些忸怩的对我说:「我就是胆小,女孩哪有不胆小的?只是

我特别小一些。」我盯着她的前,说:「你也不算小了!有更小的呢!」她很

聪明,上意识到了我的一语双关,小脸一拉,转就走了。

正如我老婆说的,我的确很不要脸,大概是脸天生比较厚吧。吃了她的冷

脸也不生气,次见了,还是没大没小的开玩笑。慢慢地她也习惯了,不再那么

认真对待,有时候还会接上一两句。

我也常常去她家,主要是冲着文的好酒去的,绝对没有安什么坏心儿!

虽然琴的是漂亮,但我压儿没往那方面想过。在搞女人这方面我一直非

常谨慎,一方面是老婆看得,不给我偷腥的机会,另外我也是一个小有份的

人,呵呵,在我们那片儿,我可是了名的好男人。要是一不小心边新

闻,对我以后的前途可是大大的不利。

有一次晚上到她家喝酒,文张罗着去买酒菜,就剩我和她在客厅,

她歪在沙发上看电视,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说着话。当时她穿了一件鹅黄的及

膝睡衣,由于是侧卧,所以睡衣朝两边分了开来,加上睡衣又有短,就

一大截儿雪白丰满的大上的肤很光,在咖啡沙发罩的衬托显得分

外耀

我就坐在她的一,微曲的小就在我手边,我的光落在她的上,心

里就忽然了一。她没穿袜,赤着小巧洁白的脚,脚趾甲上涂了玫瑰红的

指甲油。红白相映十分好看。

当时我突然觉得很冲动,面的起来,脑也有些发,竟

了件至今回想起来都有些害怕的事来。我伸手去,在她光细腻的大

上摸了一把,说:「你的可真!」

这句话一我就后悔了,要知我这样的举动完全可以说是在调戏她了!

虽然平时也经常开玩笑,偶尔也会打闹。但基本上都是在人多的时候,而且

分寸也把握的很恰当。我们却可以说是孤男寡女,君不欺暗室,何况她还

是朋友的老婆!要是她一翻脸,再给我几句正义凛然的话,恐怕我得找个地

去了!

大概她也没想到我会有这样的举动,转有些吃惊地看着我楞了一,不自

然的笑了笑,上移开了目光,将伸在我边的往回蜷了一,和我离开了一

段距离,同时把衣角拉了拉,掩盖住了来的大。这几个动作给了我一个完

全拒绝的信号,房间里的气氛一变得十分尴尬,空气似乎也在一瞬间凝结起

来。

我心里「砰砰」直,有些不知所措,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来给自己圆

场。慌地伸手搓了自己的脸,把视线落在茶几上的酒杯。偌大的客厅除了电

视的声音就再没有了活动的痕迹。她也许觉得气氛太过压抑,轻轻咳嗽了一声,

张了张嘴,想要说什么,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。

一回来琴就卧室去了,再没有来。整个晚上我都心神不宁,在文

面前如坐针毡般的难受。心里一直在想琴会不会把刚才的事给文讲,文

本章尚未完结,请一页继续阅读---->>>